位置导航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尹吉甫掌政执法国宝青铜器兮甲盘考
信息来源:诗经文化网 发布时间:2022年1月1日20:50 文章编辑:柏木
        诗网2022年1月1日讯∶西周时代青铜器《兮甲盘》,系周太师尹吉甫遗物。《兮甲盘》制作于西周宣王五年(前823年),青铜质地,圆形,附耳,圈足。《兮甲盘》亦称兮田盘或兮伯盘,因制作者号兮甲,字吉父,一作吉甫,金文作兮甲,兮伯吉父,故此盘又称“兮伯吉父盘”,是研究西周社会、文化重要的青铜器。
 
袁正洪喜与国宝尹吉甫使用的西周青铜器兮甲盘照像
 
 
兮甲盘正面照片
 
 
兮甲盘底部照片(袁正洪摄影)
 
 
兮甲盘拓片
 

    周宣王五年,周太师尹吉甫奉周宣王之命讨伐猃狁,逐之大原,大获全胜。凯旋归国,受到赏赐后,宣王又命兮甲吉甫东去成周(洛阳)掌政执法,责令四方交纳粮赋。尹吉甫至于淮夷,征收贡奉物,包括币帛、冠服、奴隶等。东夷部落开始并不愿俯首称臣,尹吉甫奉周宣王之命铸青铜器《兮甲盘》予以通告,反复宣传,并宣称:“若敢违反周王法令,则予处罚、刑罚和扑伐。”据著名历史学家、古文字学家、原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考证并在其著《两周金文辞图录考释》一书中介绍:《兮甲盘》“铭文中的‘兮伯吉父’,即《小雅·六月》之‘文武吉甫’。伯吉父其字,甲其名。旧亦称尹吉甫,则尹其官也。”兮伯吉父尹吉甫,持《兮甲盘》征收贡奉物威胁淮夷:“敢不用命,则即刑,扑伐。”(见郭沫若《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》,第 143—144 页)“扑伐”就是要出重兵武力征伐。东夷部落慑于淫威,只好表示称臣纳贡,听命于周。由此,“兮甲盘”真实客观地记载 了这段历史。清吴式芬《攈古录》卷三记载“兮田盘”、吴大澄《愙斋集古录》卷十六记载“兮伯盘”、方浚益《缀遗斋彝器考释》卷七记载“兮伯吉父盘”。 中国近代文学、史学、古文字学、考古学家王国维,1922年作《兮甲盘跋》。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、古文字学家徐中舒先生也认为:“甲字伯吉父,即宣王时代的尹吉甫,兮为封邑,尹则僚属之长。”

    兮甲盘内底铸有铭文十三行,一百三十三字(其中重文4),内容如下:

    铭文字释作现今文字为:“隹(古音惟,用于句首,表示发端)五年三月既死霸庚寅,王初各(格)伐□□(□、猃狁)于□□,兮□(甲)从王,折首执□(讯),休亡敃(愍),王易(锡)兮□(甲)马□(四)匹、驹车,王令□(甲)政□(司)成周□(四)方责(积),至于南淮尸(夷),淮尸(夷)旧我□(帛)畮人,母□(毋敢)不出其□(帛)、其责(积)、其进人,其贾,母□(毋敢)不即□(次)即□(市),□(敢)不用令(命),□(则)即井□(刑扑)伐,其隹(唯)我者□(诸侯)、百生(姓),氒(厥)贾,母(毋)不即□(市),母□(毋敢)或入□□(蛮宄)贾,□(则)亦井(刑)。兮白(伯)吉父乍般(作盘),其□□(眉寿)万年无强(疆),子子孙孙永宝用。”

    《兮甲盘》译文:周宣王五年三月(月晦)庚寅日,宣王最初下令讨伐猃狁,逐之大原。兮甲吉甫遵王命,克敌执俘,凯旋归来。宣王赏赐兮甲吉甫四匹良马,一辆軥车。宣王又命兮甲吉甫东去成周(洛阳)掌政执法,责令四方交纳粮赋。至于南淮夷、淮夷,原向我周朝交纳贡帛的农人,不得欠缴贡帛、粮赋。他们来往经商,不得扰乱地方和市肆。若胆敢违反周王的法令,则予以刑罚、征讨。特提请我周朝各地诸侯、百姓,从事商贸应在规定的市肆进行,不得到荒蛮偏僻的地方去做生意,否则,也要给予处罚。兮伯吉父特作此盘记载。其眉寿(年寿)万年无疆。子子孙孙永宝用。

    《兮甲盘》盘内刻的铭文用笔粗壮,书体厚实健美,在西周时代的金文书法中具有独特的风格,开春秋时代金文用肥笔的先河。《兮甲盘》上的铭文是研究西周王朝对外战争和对外关系,研究西周奴隶制特点的重要资料。

    2014年11月7日至11日,在武汉举行的中国(湖北)首届文化艺术品博览会上,展出了由美籍华人购买流失在外多年的《兮甲盘》原件,袁正洪专程赶往武汉参观,并与《兮甲盘》合影,欣喜实现了一个梦想。